秃毛狐狸咕叽咕叽

咸鱼。

 

#梦#

#日常不务正业。
#以下正文。

——————

她依靠在窗边,扭过头来看着我进门。

“你回来啦。”

她露出一个柔和到有些模糊的笑容,从嗓子里挤出嘶哑干涩的语句。我对她笑了一下,没有应声,把公文包夹在左胳膊下,站在门口用右手扶着墙壁蹬掉了皮鞋,穿着袜子径自走向她。

路过沙发的时候我随手把公文包往上面一扔,白色的小药瓶从没有拉好的拉链处滚了出来掉在地上,里面的药片随着瓶子的滚动发出不轻不重的“哗啦啦”声。

“那是……?”

她疑惑地看着我。我不理睬她的疑问,慢慢走到了她的身后,伸出双手从她的腋下穿过,环抱住她。
她推了推我的胳膊,小声问:“这是怎么啦,累了吗?”我依旧没有做声,只是慢慢地将脸埋进她的黑色头发中,小心翼翼地嗅着洗发水的味道。

“你好香啊。”

我喃喃地说着,又把脸凑到她的颈侧嗅了嗅,随后收紧了胳膊满足地将她圈在怀里舒服地长叹一口气。她被我的动作弄得有些痒,笑着将右手绕到后面拍了拍我的头,嗔怪道:“真讨厌,像只小狗。”她带着笑意的嘶哑声音让我莫名其妙地寒毛倒竖,眼前一阵晕眩。

窗外的颜色渐渐暗了下来,挂在窗棂上的玻璃风铃发出了叮叮当当的碰撞声。我抬起头来望了望与山相接的泛着白色的天际,茫然地放开了抱着她的手。她转回身看着我的眼睛,露出了一个奇异的微笑。

闪电悄无声息地划过了暗沉沉的苍穹。我仿佛听见了远山间悠扬的撞钟声,一声一声的铜钟声音与从远处传来的震耳欲聋的雷声混杂在一起,“咚——”

我怔怔地看着她,泪水从眼眶中不受控制地溢了出来。我迷惑地思考着泪水是从何而来的,她安静地站在我面前看着我。我眼中的泪水争先恐后地出现,随后毅然决然地从眼眶中滚落而下,“吧嗒”一声砸在木质地板上,慢慢地洇成一个个小小的深色痕迹。

“你太累啦。”

她观察了我一会儿,得出了这个结论。我嗯了一声,用手抹掉脸上的泪珠,垂首立在原地。她拍了拍我因为无措而紧紧握成拳头的手,温和地说:“赶紧去睡一觉吧,好好休息。”

于是我被她推着进了卧室。她剥掉了我浸了雨水的外套,拽掉了我湿了裤脚的西装裤,为我盖上了厚厚的被子,轻吻着我的额头,在我耳边低声呢喃:“晚安,睡个好觉。”

她的声音真的很难听。

彻底失去意识的前一秒,我迷迷糊糊地这样想着。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