秃毛狐狸咕叽咕叽

咸鱼。

 

LAMENTO

20180719生贺for @护夏夏夏夏夏夏夏 

 

01. 

“——‘我将一次次死去,以此来证明生命的无穷无尽*’。”

 

02.

“那是什么?”

阿护模模糊糊地这样想着。

她看不清眼前的东西,那东西太过耀眼,以至于她不得不用力闭上眼睛以缓解不适感。

她的身体在海水里渐渐坠落,而那东西的光芒则越来越亮,甚至将她周身深色的海水融化成一片清浅的透明的水流。

她疲惫地睁眼看了看那团光芒,随后沉沉地闭上了眼。

 

03.

“我该走了。”我回头看了她一眼说道。

她沉默地点了点头,什么都没有说,但她的神情分明是想要说些什么的。我对她笑了笑:“你想说什么?”

“……”她犹豫了一下,小声说了一句什么。那声音轻到我几乎听不见,只依稀辨认出几个字。

“什么?”我问道。

“……一定要走吗?”

她重复了一遍自己的话,这次声音稍微大了一些。我看着她紫色眼睛里满满的、几乎要溢出来的悲伤情绪,不由地叹了口气。

“是的,一定要去。”我伸手扶住她的肩膀与她对视,“这是我必须去往的地方——而这次的分离也只是暂时的,我们很快会再次相聚。”

她闭上眼睛又问道:“那,我们一定会重新相聚吗?”

“会的。”我笑了起来,“那一天不会太远。”

 

04.

“那天所见到的星空——”

 

05.

“——早已无法再看见了。”

 

06.

阿护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不停地下坠。

坠落,坠落,不停地往深处坠落。

她感到风在自己身边划过,而自己的眼前则是无边无际的星空。

“你看……”

突然有一个人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那声音带着让她怀念的温度,柔和而温暖。

她不由地不安起来。

“……那是我们所见到的美丽景象。而‘我们看错了世界,却反而说它欺骗了我们。*’”

阿护向着布满星光的天幕伸出了手。

“虽然这世间充满了悲伤、假象,充满了泪水和遗忘,充满了我们无法改变的事情,可至少我们能够知道,‘每一个孩子出生时都带来消息说:神对人类并未灰心失望。*’”

“所以,虽然吟游诗人们一边高声唱着Lamento一边踏上旅途,但是我们仍要满怀着信念往前走,不是吗?”

“……阿泽,”阿护轻声道,“你说得没错。”她眼眶中的泪水终于溢出来,在飒飒的风声中迅速蒸发。

“——我还是要,往前走。”她低声说,同时手中慢慢出现了一团光芒,“就算前方的路看不清,就算终点还很遥远,我也会往前走!”

砰的一声,那团光芒在她的周身爆裂开来。

整个世界灿如白昼。

 

07.

我在储物口袋里找到了她硬塞给我的那个小小的护身符。

它真的很小,是一个只有一小块指甲盖那么大的小球。我临走前她硬把这个东西塞给我,我说它太小了会掉的,她说那这个储物口袋给你,你把东西都收进去吧这样就不容易掉了,边说边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一个可以挂在脖子上的小口袋放在我手心,说完就背过身去不说话了。

那时我盯着她看了半天终于恍然大悟,伸手戳戳她难以置信地问:“你是在舍不得吗?”

“当然会舍不得啊,你就要走了哎?!”她跳了起来,怒气冲冲地转过身,“你是傻子吗,你居然就没什么感觉吗?!!”

我挠了挠头,心里嘀咕着道我还真没啥感觉,但一抬眼看见她通红的眼眶,突然又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我们俩僵在那里,气氛几乎要凝固,

“当然有感觉啊,毕竟这是一次离别,”我想了半天终于组织好了语言,“可是这是必须要做的事,我再舍不得也没法不去做啊。”

“什么‘必须要做的事’,那明明就是学院拿来绑架你的借口!”她好像有些情绪失控,这样向我大吼着,“你会死的!”

我看着她愣了半天,最后无奈地笑了一下,拍拍她的脸颊说:“可是,既然我选择拿起那把承载着学院期望的剑,那我就必须去做这件事。我选择了什么,就要相应地为自己的选择负起责任来,不是吗?”

她着急地又想说些什么:“可是……”

“嘘,”我捂住了她的嘴巴,“其他的事都是以后的事,现在不要考虑这些啦。”我和她对视着,她的眼眶里已经充满了泪水,可那泪水没有一滴流下来——她大概是真的生气了。她咬着下唇一直不说话,就那样用盈满泪水的紫色眸子盯着我看,一直看,看得我都有些心虚了。

我想了想,抱了她一下,然后什么都没有再说,轻轻推开她向门口走去。

“我该走了。”我回头看了她一眼说道。

她沉默地点了点头,什么都没有说,但她的神情分明是想要说些什么的。我对她笑了笑:“你想说什么?”

“……”她犹豫了一下,小声说了一句什么。那声音轻到我几乎听不见,只依稀辨认出几个字。

“什么?”我问道。

“……一定要走吗?”

她重复了一遍自己的话,这次声音稍微大了一些。我看着她眼睛里那满满的、几乎要溢出来的悲伤情绪,不由地叹了口气。

“是的,一定要去。”我伸手扶住她的肩膀与她对视,“这是我必须去往的地方——而这次的分离也只是暂时的,我们很快会再次相聚。”

她用力闭了一下眼睛,深吸了一口气后又睁开眼问道:“那,我们一定会重新相聚吗?”

“会的。”我笑了起来,“那一天不会太远。”

 

08.

“那,我们一定会重新相聚吗?”

 

09.

“会的,那一天不会太远。”

 

10.

“对不起,我食言了。”阿护看着纸上那句用血液写就的、早已干涸成褐红色的话,眼前突然一黑。

那是骑士团送来的。上面写的则是夏泽·艾尔利斯留在世间的,最后一句话。

“……我讨厌你,夏泽·艾尔利斯,”她跌坐在冰冷的地面上失声痛哭,“我讨厌你,我讨厌你。”

 

11.

“那,我们一定会重新相聚吗?”

 

12.

“会的,那一天不会太远。”

 

13.

“对不起,我食言了。”

 

14.

“……我讨厌你,夏泽·艾尔利斯,我讨厌你,我讨厌你。”

 

15.

“那天所见到的星空,早已无法再看见了。这世间的一切都在不停地变化着,如同灿烂的星河,如同流动的白云,如同奔腾的江水,如同成长的你我。

“你看,那是我们所见到的美丽景象。而‘我们看错了世界,却反而说它欺骗了我们。*’

“虽然这世间充满了悲伤和假象,充满了泪水和遗忘,充满了我们无法改变的事情,可至少我们能够知道,‘每一个孩子出生时都带来消息说:神对人类并未灰心失望。*’

“所以,虽然吟游诗人们一边高声唱着Lamento一边踏上旅途,但是我们仍要满怀着信念往前走,不是吗?

“阿护,就算最后我不在了,就算只有你一个人了……你也要走下去,好吗?”

 

16.

“好。”

 

17.

阿护在一片混沌的水中蓦地睁开了眼,一双眸子灿若星辰。她伸出手抓住了那团在眼前不断晃动的光芒,然后紧紧握住。

令人窒息的沉闷感终于散去,她终于从桎梏自己的水中挣脱而出!

 

18.

“——‘我将一次次死去,以此来证明生命的无穷无尽*’。”银色头发的少女轻声说道。她看着星空下再次握紧魔法之钥的金发女孩笑了起来,月光的银辉衬得她周身好像也都在发光。随着她说出这句话,她漂浮在空中的身影渐渐消散,天地间只剩下星星与月亮仍在散发着光辉,照亮了星光的旅人。

 

=END=

*:出自泰戈尔《飞鸟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