秃毛狐狸咕叽咕叽

咸鱼。

 

关爱空巢老乐(题文无关)

2017年3月19日,晴。

        今天跟孙哲平去王府井买东西,坐的公交车。

        我们搭上的那一趟人特别多,于是我就站在离后门还有差不多一个半座位的位置,孙哲平贴着我站在我后面。

        车开了一会儿,一个坐在我面前的小姑娘问我能不能帮她扔个糖纸,我说可以呀,看了一圈发现垃圾桶在后门边上,就接过她手里的糖纸把手往后门那里伸。结果我伸着胳膊够了半天发现够不到,就跟她说待会儿下车帮她扔。这时候孙哲平突然伸过来一只手说给我吧。我就莫名其妙地把糖纸给他了。

        孙哲平个子比我高,站的位置也比我离后门近一点,所以他稍微探了探身子就把手伸出去,把糖纸扔掉了。

        我看他扔了之后缩回手,就随口说了一句哇大孙你可真长。

        说完觉得哪里不对,但一时半会儿想不起来到底哪里不对,就有些尴尬和迷茫地与听见这句话后表情突然变得很奇怪的小姑娘对视。

        孙哲平听了在我耳边轻轻笑了一下,低头贴着我耳朵说了一句嗯对我就是很长啊。

        我被他的低音炮震得有些愣神。他看我没反应过来,又补充说:所以晚上你总是叫得很大声。

        我:……

        我靠我要报警了。

        那个小姑娘捂着脸在那里试图憋笑,可是显然她失败了,在那里一抖一抖跟个皮筋似的。

        我当时只想跳车。

        救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