秃毛狐狸咕叽咕叽

咸鱼。

 

#武华。
#年下,BG。
#小道长连着几天发烧一直不退的情况。
#大概是华山姑娘20岁,小道长15岁时的事。

小道长被华山姑娘抱在怀里,整个人乖乖的、安安静静地闭着眼睛。他白白净净的,像个西洋瓷娃娃,可脸颊上却晕着两团不自然的红色,看得华山姑娘心里一阵心疼。

“小道长?”她捏了捏人的手心,放软了嗓音轻声唤他,“你乖,不要哭,一会儿就到云梦的下设医馆了……”

小道长轻轻地“唔”了一声,慢慢用滚烫的手握住华山姑娘的食指:“……我没哭,你不要哭。”

华山姑娘这才意识到自己急得两只眼眶里都盈着一汪泪。她紧了紧裹住小道长的那件大衣,把他露在外面的脸给挡了挡,确保不会有风灌过去。

“好,我也不哭,……快到了。”她咬了咬牙,硬是把泪水憋了回去。

何其有趣,她上一次情不自禁地热泪盈眶好像已是三四年前——自己在华山闭关练剑时频频遇到瓶颈,突破无路的自己对着布满剑痕的砖石地面几欲流泪,最后却都是硬生生憋着一口气冲破了桎梏的。

可这次她却不能靠着蛮力或者一口硬气来做事,这次处在危险里的是一条人命。

——并且是一条对她来说无比重要的人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