秃毛狐狸咕叽咕叽

咸鱼。

 

【神兵利器】装备说明·华山

感谢整理ww

天机阁打杂的:


其他书籍请戳目录


说明一样的就不打了



 


惊鸿套


惊鸿剑:华山入门弟子习剑所用。听苗剑师兄说,为了防止出现过去的惨剧,剑锋可以被磨钝了。


惊鸿箫:抠门的华无痴用后山竹子削成的箫。箫声嘶哑难听,几不成曲。大概唯一的作用是扮一个耍帅的造型了。


惊鸿冠:华山入门弟子束发专用。听谷潇潇师姐说,用料是二两银子一匹从山下布料店批量买来的。


惊鸿衫:你别看这衣服做工粗糙,可偏偏是暮云阁的爆款,哪怕是高亚男大师姐也偷偷收藏了一套。听说作为入榻就寝穿的睡衣格外舒服呢!


惊鸿袴:听李小侠说,不似其他胫衣,穿上这件,扎马步的时候格外省力。(或许只是比平常的胫衣大一号而已。)


惊鸿履:记得片冰剑云飞卓师兄刚入门那会,因为馋酒把这双鞋子押给山下的朴二娘,光脚在雪地里练了三个月的剑。


惊鸿带: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做成的,听说在入门弟子对练时,经常出现腰带被斩断,提裤落荒而逃的情景。


惊鸿腕:听说用料颇为朴实,缺特别暖和,能够有效缓解华山弟子练剑引发的老寒手腕症状。


惊鸿戒:看起来灰不溜秋的,甚至都已有些变形了,内侧还歪歪扭扭刻着“鸣剑堂大牛练手之作”。


 


照影套


照影剑:华山初级弟子习剑所用。听苗剑师兄说,此剑用料和入门弟子并没什么两样,唯一的区别大概是造型更帅了吧。


照影箫:华山初级弟子随身携带之物,质地平平但温润如玉,手感颇佳。看起来是穷到没裤子穿的华山弟子代代相传的宝贝。


照影冠:华山初级弟子束发所用。听闻弟子比剑之时,可以有效防止因头发散落遮挡视线导致的落败。


照影衫:华山初级弟子日常穿戴。虽然用料普通但胜在做工精细,听苗剑师兄说,华无痴师兄曾因为多加了一颗纽扣和谷潇潇师姐大吵了一架。


照影袴:华山初级弟子日常穿戴。虽然用料普通但胜在做工精细,听说当年齐无悔师兄闯荡江湖时膝盖曾中过一箭,却因为这件胫衣免于受伤呢。


照影履:华山初级弟子日常短靴。虽然不是华山兄弟姐妹喜欢的爆款,但是深受朴二娘的喜欢。若是当年云飞卓师兄用这双鞋来换酒,定能多换上二两。


照影带:华山初级弟子日常腰带。和一代腰带相比,结实了许多,至少初级弟子不会像入门弟子一样提着裤子到处跑了。


照影腕:听闻师弟师妹练剑时经常被刺伤手腕,鸣剑堂弟子特地采用金属材质打造,虽然结实,却也有些笨拙了。


照影戒:色泽均匀,造型圆润,虽然看起来不甚贵重,但已经不是鸣剑堂弟子练手的作品。


 


碎空套


碎空剑:华山中级弟子佩剑。由鸣剑堂精心打造,听说华无痴师兄在打造此剑时少加了二两寒泉水。反而产生了挥剑之时剑鸣不止的效果。


碎空箫:这支箫由江南特产的“紫竹”雕刻而成,质地十分坚硬。谷潇潇打造此箫本来象征着华山弟子宁折不弯的风骨,唯一的问题是,确实很容易折断。


碎空冠:华山中级弟子的发冠。“我的头很铁,比这剑还铁,你信吗?”手持碎空剑头戴碎空冠的燕无回眼神坚定地问身旁的云飞卓。


碎空衫:华山中级弟子日常穿戴。用料颇为考究,听说时常跑华金线的车夫朴伙头看到身作如此打扮的华山弟子,总会多收两钱银子。


碎空履:华山中级弟子日常穿戴。听说在洗剑池旁练剑的谷潇潇苦于时常湿鞋的窘况特意改良的防水款,深受大家的欢迎。


碎空带:华山中级弟子穿戴的腰带。用料颇为考究,听说锁扣上的那颗古意盎然的石头,是当年誓剑石的边角料打磨而成的。


碎空腕:听闻鸣剑堂在保留了照影腕质地的基础上,特别减轻了重量,相比之下更加灵活。


碎空戒:表面似有一层薄薄的云雾流转。“明年的预算怎么办呢?”谷潇潇愁得皱起了眉。


 


破阵子·云河套


破阵子·云河剑:相传是天道盟以大明内库中的制式装备为华山侠士打造而成,其意如云,其势如河,故名“云河剑”。


破阵子·云河箫:相传此箫乃是内廷司为乐伶打造的制式乐器,材质颇佳,乐音不凡。


破阵子·云河冠:防身护体颇有奇效,能有效抵御敌方造成的伤害。


破阵子·云河戒:阳光照耀下隐隐发出金铁的光泽,似有剑气含而不吐。与华山武学心法相辅相成,颇具奇效。


 


明月垂杨套


明月垂杨·剑:用料颇为精致,但杀伤力颇为有限,往往见于华山弟子扮酷耍帅所用。


明月垂杨·箫:一看便是一件名贵的乐器,然而,其作用便仅限于一件乐器了。


明月垂杨·冠:盘发形式复杂华美,在战斗中颇不实用。


明月垂杨·衫:由于是广袖长襟,在战斗中颇为缚手缚脚,往往见于华山弟子扮酷耍帅所用。


明月垂杨·袴:穿起来颇为舒适,冬暖夏凉,然而防护能力缺颇为有限。


明月垂杨·履:过度追求外观的精美而忽视了穿着的舒适,走远路一定会磨脚。


明月垂杨·带:并没有起到很好的束带效果,如果打起架来,裤子或许会掉呢。


明月垂杨·腕:为了让其他人看到,很多弟子都会特别挽起袖子,也成为了一时的风尚。


 


霹雳套


霹雳剑:这柄剑原本是风无涯早年亲手打造,视若珍宝的随身佩剑。因为当年与齐无悔拼酒时坐在下风口,被风吹上头不幸落败,才输掉了打造方法,流传出来。


霹雳箫:听说当年云飞卓偶得此箫爱不释手,夜里时常在鸣剑堂吹奏。“嗯,鸣剑堂闹鬼的传说就是这么来的”苗剑一脸正经地说道。


霹雳冠:“高手相争,首重气势。佩戴此冠者,与平时相比高了一头,气势当然也会盖人一头,对武学进境是大大有利的。”云飞卓在武学典藏里认真地写道。


霹雳衫:“平日里练剑偷个懒也就罢了,若是有身作如此打扮的师兄师姐往来巡视,那可要小心门规伺候咯!”李闲对刚入门的小师弟偷偷说道。


霹雳履:“穿这双鞋的弟子跑的都很快,听说前些日子暮云阁打雷被劈起了火,全靠他们跑得快多抬了几次水才及时止住火势。”苗剑偷偷告诉你。


霹雳带:“听说前些日子云飞卓师兄遇上了黑店,夜里颇有一番激斗,多亏了这腰带够结实……具体细节,云师兄不让我讲……”苗剑偷偷告诉你。


霹雳腕:相传谷潇潇原本打算用这种珍贵材料制成成衣的,奈何经费有限,便将做好的衣袖全部改成了护腕。


霹雳戒:外表平平无奇的玄铁尾戒,实际上因长时间与华山名剑放在一处,沾染了惊人的剑气,携带者可以磨砺剑心,对于攀登武学至境颇有妙用。


 


醉红尘·舒啸套


醉红尘·舒啸剑:相传是天道盟以大明内库中的制式装备为华山侠士打造而成,挥剑之时有如狂风醉啸,故名“舒啸剑”。


醉红尘·舒啸箫:这支长箫沾染了杀伐之气,配在身上仿佛置身战场,酣畅淋漓。


醉红尘·舒啸冠:用料乃上选之选,品相非凡,寻常刀剑不得加身,乃是华山弟子征战沙场的不二法宝。


醉红尘·舒啸戒:由内廷司大师监督打造,用料乃上佳之选,品相非凡。佩戴上以后隐隐真气流转都加快了。


 


惊风无涯套


惊风无涯·剑:“余好武成痴,知生有涯而武道无涯,故一心向武,虽九死而不悔。若能侥幸窥得门径一二,亦不枉一生一剑。”


惊风无涯·箫:“咦,莫非是楚师兄的箫声?这一曲《醉山林》以剑为和岂不快哉!余当奋起习剑,不负师兄这一首箫曲指点!”


惊风无涯·冠:“今日与武当道怀先生一战,被他一剑劈了帽子,此冠当奉于书案时时观之,来日艺成再上门讨教!”


惊风无涯·衫:“今日战倭寇于东海,杀贼三十余,伤贼不知凡几,血染长衣。然贼寇势大不能力敌,所幸为云梦温师姐所救,今日疗伤洗衣之恩,来日当衔环结草以报。”


惊风无涯·袴:“今日与大师兄切磋于浩然台,方知余下盘不稳破绽颇大。今后当时时负重石于腿上,日日打熬基本功不得荒废。”


惊风无涯·带:“今日战道怀先生于钱塘江畔,余颇有进益,此战酣畅淋漓。奈何一时失手将其打落江中,遂解下衣带相救。两人皆狼狈,缺尽释前嫌。”


惊风无涯·腕:“听闻明月山庄噩耗,心痛不得自已。余决意离开师门调查真相,途中遭遇刺客数名,一人势大力沉,余力敌不能,以腕挡剑,借机逃出。”


惊风无涯·戒:“贼寇追余间月。余气力渐渐不支,不慎被贼寇断左手尾指,大师兄赠余之戒指不慎遗失。然贼力亦不支,反被余尽毙于严州。”


惊风无涯·链:“今日夜宿山林,却逢温师姐遭强敌追杀,余出手相助,敌落荒而逃。遂围火夜谈,一至天明。别时师姐以璎珞相赠,余亦以箫回赠,江湖路远,各自珍重。”


惊风无涯·佩:“余查得明月山庄蛛丝马迹,遂循迹前往。见贼人首领身上竟有师兄的玉佩!余尽屠之,留一活口,不想被其自尽,未能留下证据,只得携玉佩以归华山。”


惊风无涯·镯:“余心灰意冷,重回华山,归师兄玉佩于衣冠冢,时隔不久,竟收到贼人寄来的腕钏一支。此……此乃温师姐之物,余定要救温师姐回来!”


 


震岳套


震岳剑:听说这柄剑传自掌门师祖辣手仙子华飞凤,不知是华师妹从何处得来的。若是有机会,一定要找她问个清楚才是,高亚男对风无涯说道。


震岳箫:听说是风无涯师兄随身携带的长箫。昔日里齐无悔师兄被逐出师门以后,夜里时常有幽咽的箫声从执剑堂传向华山的每一处角落。可是齐师兄现在在哪里呢?


震岳冠:咦?这发冠……倒是与昔日谷明轩师兄赠送的有几分相似,可惜与武维扬一战遗失在水中,再也找不到了。


震岳袴:“华山弟子行走江湖都是穿一条裤子的!”燕无回拍着胸脯大声说。“废话,你见过谁行走江湖穿两条裤子?”谷潇潇翻了个白眼。


震岳履:“许多人都想知道我跑这么快的原因,可是我偏偏就不告诉他们。”云飞卓悄悄眨了眨眼睛。


震岳带:“万福万寿园送来的那批料子先收着,做成腰带,银钱先从修缮山门里面扣。我华山弟子行走江湖,连个腰带都穿不起,那不是笑话!”谷潇潇一边勒紧腰带,一边说。


震岳腕:“我华山弟子行走江湖,一定要低调,低调。护腕这种东西啊,旁人又看不到,卖相有什么用?结实就行了。”云飞卓得意地挺起了腰。


震岳戒:“咦?这枚戒指?好像在高亚男师姐的梳妆台上见过,师姐对它宝贝得很呢,说!你是从哪里得来的?”苗剑指着一位一身酒气,衣着邋遢的中年汉子大声说道。


震岳链:“这项链,看样子倒是大气的,可惜真是太沉了。戴在脖子上,头都抬不起来。若不是山门大典,还是老老实实收起来最好!”云飞卓偷偷对燕无回说。


震岳佩:“听说齐无悔师兄和风无涯师兄有互赠玉佩之谊,当年的楚师叔和武当萧掌门也是一样,他们之间的感情啊,岂是我们这些小辈说得清的?”苗剑偷偷对你说。


震岳镯:“这只手镯品相非凡,可惜只有一只,我再去寻一只来,你一只我一只,凑成一对可好?谷……”李闲在路上捡到了一个字条,八卦之火在他胸中熊熊燃烧。


 


吞山海·栖松套


吞山海·栖松剑:即使在内廷司也是为数不多的精品,因为其古意盎然,气吞山河,剑纹有如松枝,故得名“栖松剑”。


吞山海·栖松箫:箫身上有一股清新的松叶气息,不知是何等材质打造。随身携带,有凝心静气的功效。


吞山海·栖松冠:此冠象征着天机阁授予的莫大荣耀,获此殊荣者无一不是大好儿郎,深受江湖中人的尊敬。


吞山海·栖松戒:即使在内廷司也是为数不多的精品,佩戴在身上颇有古意,气势如虹。


 


雪落苍山套


雪落苍山·剑:昔日华山掌门徐淑真传于大弟子齐维谷的名剑。奈何“华山七剑”在“明月山庄”一役尽皆战死,这柄剑也因此流落江湖,不知所踪。


雪落苍山·箫:昔日华山掌门徐淑真为“华山七剑”倾尽心血打造的名箫。上面刻着“不负青山”四个字。奈何“华山七剑”在“明月山庄”一役尽皆战死,此箫上血迹洇然,历经风霜仍未抹去。


雪落苍山·冠:发冠上特别镶了洗剑池特有的“清寒石”,有凝心静气的功效。时至今日,清寒石已为数不多,而雪落苍山也越来越少了。


雪落苍山·衫:内有金丝软甲作为内衬,在“明月山庄”一役中,尽管“华山七剑”尽皆战死,然而众人身上衣衫皆无破损,身体损伤均在他处。


雪落苍山·戒:月光之下隐隐发出非金非玉的光泽,一见便知是武林中人梦寐以求的佳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