秃毛狐狸咕叽咕叽

咸鱼。

 

#武华BG
#年下。小奶狗养成小狼狗(。)
#此时小道长18岁,华山姑娘23岁。
#两个人在插旗斗殴(???)

华山姑娘特别严肃地说,你使出全力!

小道长应了一声,但是出手的时候还是有几分保留。华山姑娘看出来了,皱了一下眉,但没有说什么,抿紧了嘴唇拔剑迎上去。

几回合下来,华山姑娘收了剑,剑柄与剑鞘相碰发出一声脆响。

“嗨呀,”华山姑娘说,“我真是老啦。”

小道长侧目看她:“华山姐姐。”

华山姑娘嗯了一声:“怎么了?”

小道长与她对视几秒,沉声问:“你为何总要我不许留手?”

华山姑娘笑了笑:“切磋嘛,留手了有什么意思。”

小道长听了沉默不语。

华山姑娘伸手想把他肩膀揽一把,——就像很久之前那样做——可是她又把手收了回来。

“走吧。”华山姑娘说。

“好。”小道长点头应了一声。

小道长多聪明一个人?他虽然年纪不算大,可是华山姑娘那点想法也还是能看得出来的。他知道,只要自己能打得过华山姑娘了,华山姑娘就一定会以各种各样的理由让自己离开他——可是开什么玩笑,他怎么可能离开她?他也根本离不开她。
于是他便装作仍是少不更事的样子,站在她旁边,紧紧跟着她的脚步。

但是话又说回来,华山姑娘又是多聪明一个人?她见过很多事,自己也经历过很多事,再加上那分玲珑心思,还能看不出小道长打算怎么做?她知道小道长已经不需要自己保护了,甚至自己还有可能成为他的包袱。她虽然随和,可是身子里也是深埋着铮铮傲骨的,又怎会容许自己成为他人的累赘?

所以既然小道长不愿意走,那就她走吧。

她这样想着,又回头看了躺在床上的小道长一眼,随后踏着一地银白的月光向着窗口一跃,离开了客栈。

她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