秃毛狐狸咕叽咕叽

咸鱼。

 

【萧楚】酒香

@常笑之

给我笑哥鼓鼓劲儿,于是深夜激情码字。

希望笑哥看了之后能开心,这样我就对得起我掉的头发了(…)

文笔渣,慎入。







——正文——


萧疏寒是不喝酒的,但他曾认识一个爱喝酒的人。

“酒是个好东西,你尝一口就明白了。”楚遗风这样对他说过。

那时萧疏寒尚年纪尚轻,但并不上当:“不。”

楚遗风一只手叉着腰,另一只手提着酒壶给自己倒酒,问他:“为什么?”

“因为不喝。”萧疏寒淡淡道,继续举目远望,“没什么好尝的。”

楚遗风放下酒壶端着酒杯喝了一口,咂咂嘴道:“哪有这种说法,喝酒就是喝酒,怎么能说尝……”他瞥了一眼萧疏寒,又喝了一口,“不过话说回来,你这样的人确实也不适合喝酒。”

萧疏寒闻言望过去:“为何?”

楚遗风一拍桌子:“哎呀萧道长,你这话问的……你看你,一副仙风道骨出尘远世的样子,一看就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类型嘛。”他冲着萧疏寒笑了笑,“嘿,不逼你喝酒了,你这样子挺好看。”

萧疏寒被他最后一句话噎了一下,一时间不知道该接什么,于是默默地调转了目光。

那是很多年前在华山山顶发生的事。楚遗风坐在萧疏寒对面,迎着清晨的阳光冲他笑得无忧无虑,而萧疏寒背着光坐在一片阴影里,被那和着酒香的笑容激得突然有了一种流泪的冲动。

萧疏寒并不知道自己那份心绪是什么时候开始有的。他想自己大概是喜欢楚遗风的,可是他也知道这心思绝不能说出口——再多的想法,都不能说出口,一个字都不能的。

于是他也便将它们压在心底。



楚遗风与李如梦成亲的消息传来时,萧疏寒的心里竟有一丝近乎解脱的快感。他想,这样的事情已是事实,自己大概不过多久便可以将那份本不该有的感情忘记。他也确实这么做了,他确确实实将它忘记了——但那只是暂时的。

明月山庄出事了。

萧疏寒得知这消息后顿时震怒。他不清楚自己是为了什么,直到打翻了弟子递上的第五盘墨汁才回过味来,顿时心中一片剧痛。

他怎么能忘了,他怎么能忘了。

他不该忘记的。

记忆中的容颜开始褪色,酒的香气在脑海中也开始逐渐消退。萧疏寒不知所措地攥着手中的笔杆,却什么也做不了,无论他在心中痛呼多少次,他都不会再有机会对楚遗风亲口说出那句在心中压了许久的话。



后来很多很多年后,萧疏寒想起了楚遗风,也不过是轻叹一口气,阖目不语。

他还能说什么呢?再多的恩恩怨怨,再多的爱恨离愁,一切都已随着故人归去,化作一抔黄土,在风中消散,再无踪迹。

诸多心绪,讲与谁人听?

萧疏寒是明白的。

所以他只是叹口气,也只能叹口气,然后默默地把所有未曾出口的话语埋在心底,不再提起,直到自己也化为黄土,不知埋骨何处。

——最后的最后,世间只留下那一缕幽幽的酒香慢慢消散,如同这三千世界般不留痕迹地湮灭在过往。

这便是结局了。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