秃毛狐狸咕叽咕叽

咸鱼。

 

【王乔】你许了什么愿呀?

#不知所云的东西,慎入。
#第一人称路人视角。
#以上。

    我家隔壁住着两个男人——更确切地说,住着一对同性情侣。

    是的,是一对同性恋情侣。

    当然我说这话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强调的意思,我并不歧视同性恋。

    毕竟我自己也是嘛。

*

    我在家附近的商业街上开了一家小花店。也就是在那里,我第一次见到这两个人。

    那是四年前国庆假期的最后一天,十月七号,我记得很清楚。两个人中个子更高一些的那个人是个大小眼,他和个子矮一点的那位走到我店门口之后对他说了些什么,随后转身进了我的店里。他让我包了一束雏菊,付了钱之后扭头走到外面就对着等待的那位单膝下跪,把花举到了他的面前。

    那毕竟是国庆假期,街上理所当然的有很多人。大小眼这一跪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于是路人们开始围观;再一仔细看,哟,另一个也是个男的,遂拍照录像留念。那个子矮一点的被这一招弄得一愣,随后满面通红地低下头,不知所措的样子十分可爱。大小眼就跪在那里眼巴巴地看着他,最后他一只手捂着脸另一只手伸出去接过了花。大小眼于是又把手伸进裤兜掏出来一个小盒子——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是要求婚了,那里头装的肯定是婚戒。围观的路人们纷纷起哄,大小眼和另外一位的脸上都带着止也止不住的笑容。

    真好,真好。

    正当大小眼打算把戒指套到个子矮一点那位的指头上时,突然人群中传来一声尖叫:“我操,王杰希向乔一帆求婚啦!!!!!”

    大小眼一个手抖,戒指叮的一声掉到了地上。他赶紧低头把戒指捡起来,站起来之后一扯另一位——按照那声尖叫来看,他的名字是乔一帆——俩人趁着大部队还没反应过来,噌的一下就跑了。

    那动作真够干净利落,我坐在店门口的椅子上对着猛然清醒遂绝尘而去的人群唏嘘感叹了一阵,随后低着头继续剪我的花枝。

    啧啧啧,真是羡慕这些年轻人。

*

    后来我家对面那栋小别墅里终于搬了人进来住。说实话这对我来说是个好消息。

    每天晚上我坐在桌子前面画画的时候,有时坐久了想活动一下,结果一抬头看见对面楼窗户里一片黑洞洞的,简直瘆得慌。

    我倒不是怕鬼什么的,只是觉得一个没有人气的房子空在那里空着实在是有些阴森森的……

    好吧,也许是有一点点怕啦。

    对面的小别墅和我家一样,也是独栋三层楼加一个天台的构造。搬进住户的那天,我刚好关了店回家,看见有人从对面别墅门口停着的一辆搬运家具或别的什么的卡车上小心翼翼地搬下了两台电脑主机——我觉得我能看出来那是个电脑主机还蛮不容易的,毕竟无论什么东西被翻来覆去严严实实地裹了无数层泡泡纸之后,基本没谁能从外边看出来它是什么的——当然了,像我这样的高智商人才肯定是除外的。

    那几个人搬着搬着,一辆SUV开过来停下,从车上先后下来两个人。从驾驶座先下来的那人冲着搬东西的人喊了句“您几位辛苦了”,随后绕到车的另一侧,拉开车门把头探进去不知道做了些什么,里边突然伸出来一双手把他推了开,手的主人自己也跟着下了车。

    是两个男人。我瞟了一眼,总觉得这两个人有点眼熟,可就是想不起来在哪见过他们。不过就算想起来他们到底是谁也对我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帮助,所以我稍微想了想发现自己想不起来之后就放弃了,转回屋子里准备收拾收拾最近新进的花种。

    然后这时候我听到窗外那个跟搬运师傅说话的男声又喊了一句:“一帆你不要搬,放着我来——”

    哦。我想起来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特别想皮一把,于是我遵循了内心的呼唤。

    我几步跳到窗户前冲着外面大喊:

    “——我操,王杰希向乔一帆求婚啦!!”

    ……一片死寂。

    我捂着嘴拼命压抑着即将冲口而出的狂笑跑回了自己房间。

*

    王杰希和乔一帆是很好相处的邻居。

    经历了搬家当天的惊吓,我和他们莫名其妙地迅速熟络了起来。

    当乔一帆得知自己被求婚的场景被我尽收眼底时,他整个人红成了一只煮熟的虾。

    “太尴尬了!”他说,一边无意识地拧着自己的衣角,“我完全没想到自己的邻居会知道这件事而且还记得这么清楚!!”

    “这有什么尴尬的,又不是捉奸现场让你的邻居撞见。”我坐在他家沙发上冲他挥了挥手,“放心,如果是捉奸现场被我碰到了,我会装作失忆的。”

    “完全放不下来心啊!!”他用力一拍大腿,“这简直比训练时偷懒打牌还被陈果姐抓个正着还尴尬!!”

    ……请原谅我并没有听懂他在说什么。

*

    听说王杰希和乔一帆都是电竞选手,只不过王杰希已经退役了,而乔一帆还在赛场上征战。我对电子竞技方面一无所知,只听说过他们那个叫做“荣耀”的游戏——这游戏火了很多年了,据说以此为基础的电竞比赛还有国际赛国家队什么的,真是厉害啊。

    我向来对除了花和音乐以外的东西不感兴趣。只是听乔一帆极力给我推荐这个游戏,加上王杰希在他推荐的时候盯着我的那个写满了“你敢不听他的去玩一把我就搞死你”的眼神弄得我不寒而栗,于是不得不在乔一帆期待的目光下接过了他友情赠送的账号卡,插入卡槽,进入了游戏。

*

    ……诶。

    ……还挺好玩的嘿。

    嘻,嘻嘻,嘻。

*

    乔一帆一边天天高呼着“电竞界痛失天才啊啊啊”一边在闲下来的时候拉着我王杰希带我刷副本,弄得我总觉得有点对不起王杰希。

    做人真难,呜呜呜。

    ……王杰希同志请把你的杀人目光收一收谢谢。

*

    有一天乔一帆哼着歌把那张荣耀电子竞技联盟发给他的MVP奖状挂到他们家客厅墙上的时候,王杰希突然问我:“你是不是喜欢女的?”

    我愣了一下,说:“是啊。”

    王杰希转头看了一眼正对着那张满满当当的墙满意点头的乔一帆,又转回头问我:“你客厅花架最上面那格摆着的照片,……另外一个人在哪?”

    他说得有些没头没尾,但我听懂了。

    我笑着回答:“她呀?已经结婚啦。”

*

    她是我的发小,从幼儿园就认识,直到上大学都还在一个城市的那种。

    我爱她,可是她不爱我呀。

    而她爱的人,也并不爱她。

    最后她纵身跃下了教学楼的天台,生命在空中永远地绽放开来,洇成了血色的花瓣。

    那颜色就像她梦想中与那个人将会一起踏上的红毯一般鲜艳。

    求而不得。

    所以很多故事就这样没了结局。

*

    乔一帆和王杰希给我庆祝生日。

    她走了之后,第一次有朋友主动给我庆生,把我感动得不行。

    碰杯的时候乔一帆说,这位帅气的姑娘你要一直这样潇洒骄傲地活下去啊。

    我说好。

    许完愿乔一帆追问我的愿望是什么,王杰希表示并不想知道并扯着他说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别问别问。

    我哈哈笑着拿起杯子一口闷了里面的啤酒,喉咙里泛起一阵奇怪的苦涩感。

    好像要哭出来了,可是我忍住没有哭。

*

    许的是什么愿呢?

    ——当然是希望他们能平安幸福地永远在一起啊,这还用问吗?

    这样就很好啦。

(END.)

  1. 秃毛狐狸咕叽咕叽秃毛狐狸咕叽咕叽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长烟一空。
    嘎嘎嘎嘎嘎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