秃毛狐狸咕叽咕叽

咸鱼。

 

【黑遍全联盟】性❤感❤张❤佳❤乐❤在❤线❤拉❤裤❤链



☼做了几个莫名其妙的连环梦,文思如腹泻,于是就写了。说是文思如腹泻,事实上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纯粹图个爽……



☼世邀赛期间,苏黎世时间与北京时间相差七个小时。



以下正文。




————————

王杰希骑着灭绝星辰居高临下地俯视着站在地上如临大敌地拔出冰雨的黄少天。

“黄少天哟,”王杰希瞪着那双大小眼严肃地看着他,认真问道,“你想成为马猴烧酒吗?”

“我不。”黄少天同样严肃地回答。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这样沉默,但是他没有时间去思考这个问题,因为王杰希已经向他抛出了星星射线:“看招,古娜拉黑暗之神,乌尼拉呼,变基佬!!”

黄少天嗷嗷叫着挥起冰雨:“就决定是你了!上啊,断裂树干!!”

一时间漫天的星星和无数的树干四处乱飞,势如破竹气势汹汹地向着对方扑去,随后厮打在一起。星星的五个角慢慢伸长,举着凭空出现的扫把往对面扔过去;树干开始自我分裂,一个变两个两个变四个四个变啊变啊变啊变啊变啊变啊变,将星星团团围住。

黄少天兴奋极了。他得意洋洋地挥舞着冰雨大声道:“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王杰希你也有今天!!你看你的儿子不行了吧,辣鸡!!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来啊来啊我不怕你!!”

王杰希冷笑:“呵,愚蠢!你以为这样我就会放弃吗?”说着他脱下了身上的微草队服抖了抖,然后将它团成一团并将手伸进去——然后掏出来一只小小的长着兔子耳朵的张佳乐。

长着兔耳的迷你张佳乐在王杰希手心里团成一团睡得很香。黄少天惊得破音:“我的天,张佳乐殿下!王杰希,你这恶毒的魔女,你竟然把公主殿下变成了这样!!”

王杰希邪魅狂娟地一笑,露出一口白牙:“呵,你还敢打我吗?你敢的话我现在就把张佳乐捏死。”

“不——!!!”黄少天发出凄厉的怒吼,“放开我的公主殿下!!”

————————

“——我靠!!”黄少天尖叫着一把掀开被子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坐了起来。睡在他隔壁床的张佳乐不满地嘟囔着翻了个身,扯过被子蒙到自己头上,睡意朦胧地骂:“黄少天你要死啊,闭嘴,滚。”

“哎哟我靠张佳乐你别睡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黄少天在自己床上短暂地愣了几秒,随后听见张佳乐咕哝的几句瞬间清醒了。他跳下床扑到张佳乐的身上抱着他的肩膀死命摇,晃得整张床都在咯吱咯吱响,“我做了个超级可怕的梦!!!你能感受吗,超级、超级、超——级可怕!!”

张佳乐被他硬生生摇醒过来,脑子里还没清醒过来呢就遭到黄少天一阵音波攻击。

于是张佳乐愤怒了。他张佳乐是何许人也?他当年在百花的时候可是还没完全清醒就能借着奇臭无比的起床气抱着叫他起床的孙哲平乱打一通。在霸图的时候也一样,他起床气依然很大,——不过从来没敢对叫他起床的张新杰或者韩文清发就是了。

问题是,现在吵醒他的这个人,是,黄少天。

呵。

昔日的王者露出了一个阴恻恻的微笑。

————————

喻文州半夜被热醒了。他迷迷糊糊地从床上坐起来,不明所以地发了一会儿呆,清醒一些后终于发觉空调坏了。

喻文州很不高兴。他非常想哼哼唧唧地赖在床上继续睡,可是他热得受不了,所以暗自不爽了一会儿之后他还是爬了起来,抱着枕头想去别的队员那里挤一晚上。

他首先想到的就是黄少天。黄少天跟他关系自然是最好的,但是跟他同一个寝室的人是张佳乐,——且不论他跟张佳乐并没有那么熟悉,光是想到孙哲平在某次聚会上提到的话他就有点不寒而栗。

“每天早上叫张佳乐起床都像在打仗。”孙哲平如是说,“我总觉得叫他起床的时候不跟他打一场架的话,不是我在做梦就是这个世界疯了。”

喻文州想了想,觉得还是去找别人比较靠谱。

于是他一只手拎着自己的枕头一只手抱着空调被出了房门。

然而当他路过黄少天和张佳乐的寝室时,异变突生。

“我日啊啊啊啊张佳乐你神经病啊!!!”

“大半夜的扰人清梦!!!黄少天你接受我的制裁吧!!!闪光弹!!!!”

“我靠什么毛病啊闪光弹你就脱裤子是吧??就凭你白吗?!那烟雾弹怎么办,现场抽烟??毒气弹呢??你打算直接放屁吗?!”

“住口,还有呢!!别跑,吃你张爷爷一记暴雨梨花针!!!”

“内裤先穿上啊啊啊!!!!什么玩意儿啊暴雨梨花针!!你这他妈的是弹药专家的技能吗,是吗???不要往我脸上甩你那破头发,你这不是暴雨梨花针你这是爆炸的拖把!!!!!”

“呔,你这逆贼,满口胡说!!看我的铜锤,上打昏君下打奸臣!!”

“你给我放下拖鞋!!!清醒点儿行不行啊张佳乐,你不是徐彦昭好吧!!!”

喻文州站在黄少天和张佳乐的房间门口心情十分复杂。槽点太多,他一时不知道该从哪里吐起槽来。他究竟应该先吐槽张佳乐居然吵架吵着吵着就开始脱裤子还是应该先吐槽张佳乐把拖鞋当成铜锤打人,亦或者是先吐槽黄少天居然知道上打昏君下打奸臣的人是徐彦昭呢——算了算了,太多了,还是不吐槽了。虽然很好奇这两个人究竟因为什么才会在大半夜打起来,但此时此刻喻文州更想睡觉,于是慢吞吞地打着哈欠准备绕过他们房间继续往前走。

然后这两个人的房门砰的一下被从里面踹开了。

喻文州被巨响吓得瞬间清醒过来。他一脸懵逼地扭头,随后对着眼前的景象沉默了一下,闭上眼睛悲哀地叹了口气。

“少天,我本以为你是一个正直的直男。”

“但现在我发现我错了。你要不就只是一个正直的男人,要不就只是一个直男。”

“总之‘正直’和‘直男’这两个词对你来说,二者不可得兼。”

“……队长你也没睡醒在梦游吗?”

黄少天仰面朝天躺在地上一脸绝望地和满脸悲悯的喻文州对视。而张佳乐此时正以一个奇特的姿势趴在他的腿上,脑袋正搁在他小腹处,整个人又睡死过去。

而且他还没穿内裤。

所以喻文州满脸都是“好了好了你不要说了”的表情指着张佳乐,一言不发地看着黄少天。

黄少天有口难辩。

他快哭了。

这个世界充满了恶意。他们都针对我。

蓝瘦,香菇。

我再也不是荣耀女神疼爱的宝宝了。

呜。

这时从喻文州背后传来一声开门的声音。紧接着除了已经睡死过去的张佳乐以外在场的两个人都听见了从喻文州背后房间里传来的女声:

“——你们,找死吗?”

黄少天觉得完蛋了。

被吵醒的人,是楚云秀。

————————

张佳乐有时候觉得人生非常魔幻。

这种感觉通常在他刚睡醒的时候出现,而今天这种感觉也一样毫不意外地在这时候出现了。

他一睁眼就看见喻文州和黄少天四仰八叉地倒在床上,而他自己则光溜溜地躺在另一张床上,连被子都没有盖。他吃力地转了转尚不清醒的脑袋,随后打了个寒颤。

妈的好冷。他心想。

于是他翻身坐起来,面无表情地扫视了一圈屋子,随后在床边发现了自己的衣服。他冷静地弯腰把它们捡起来,拍了拍之后穿回来。

随后他走到另一张床边,居高临下地盯着打着呼噜不省人事的喻文州和黄少天。他打量他们半晌,伸出手揪住垂在墙角的被子,用力一掀,把它盖到他们俩脸上。

张佳乐心里涌上一股带着恶意的快感。他心想,闷死活该,谁让你们不给我盖被子。

————

黄少天是被捂醒的。

前一天大半夜,在走廊上胡闹的他和喻文州张佳乐被起床气极为严重的楚云秀一人赏了一个暴栗,然后被一股脑赶进自己的卧室里。他和喻文州无奈地把张佳乐拖到床上,对视一眼后决定在一张床上凑合着对付一夜——毕竟他们两个大男人谁也不想和另一个赤身裸体睡觉还不老实的男人挤在一起——于是后半夜就这样相安无事地度过了。

结果他后来越睡越透不过气。那个闷啊,就像待在了蓝雨战队训练室的空调坏了之后并没有开窗户的夏日。他睡着睡着就又开始做梦,梦里之前跟他互掐的王杰希突然多了一个叫王不流行的分身,一边围着他打转转一边嘴里念叨:“王不留行流行,王不流行不留行。王不流行流不流行?王不留行不留行,王不留行不流行王不流行留行。”直念得他晕头转向,胸口发闷。然后梦境转了一个场景,他待在一个洞穴里,水在不断地往里倒灌,王杰希骑在灭绝星辰上冲他大喊:“不愿意成为魔法少女的话就接受制裁吧,可爱才是正义!”

于是他一边尖叫着“王杰希你他妈的ooc了!!!!”一边醒了过来。

他翻身坐起来的一瞬间,被子从脸上滑落。他有些发懵地睁开眼,看见一边的喻文州正满脸通红地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看样子被闷了很久。他眨了眨眼,发现另一张床上的张佳乐已经不见踪影。

他悲痛欲绝地一脚踹醒了在一边睡得昏天黑地的喻文州,声音嘶哑地道:“别睡了喻文州同志。”他咬了咬嘴唇,赌咒一般地说:“我要是再在张佳乐睡着的时候去叫他,我就改名叫黄八蛋。”

被黄少天一脚踹过去差点滚下床的喻文州莫名其妙地“唔”了一声,半睁开眼含混地道:“你在说什么啊少天,张佳乐又不和你住一间。”

黄少天一愣:“啊?”

喻文州慢条斯理地从被子里伸出手揉了揉眼睛,翻了个身从床边滚回床中间:“昨晚不是你喝多了然后非要跑去张佳乐屋子敲门的嘛……把人家弄醒了来开门还不算,硬把他拖到咱们屋里要扒人家衣服,完了还非要把他推到走廊里裸奔来着……他昨天晚上都快给你整哭了,还是云秀姐看不下去了把你一巴掌拍晕过去你才放过他。”

黄少天:“……”

喻文州打了个哈欠继续道:“……然后你还硬要他睡你的床,你自己跟我挤一张床,然后还把被子抢过来不让他盖。”

黄少天:“……”

喻文州最后总结道:“你的酒品真差,真禽兽。”

于是三观被打击到的黄少天陷入了自我怀疑。

他正抱着头思考人生的时候突然听到耳边穿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

“我日了,黄少天你他妈从老子床上滚下去!!!”

哦,是张佳乐。黄少天迷迷糊糊地想。他感觉头皮有点痛痛,但是松了口气。

幸好这是个梦,他没有真的做出扒张佳乐衣服的举动,也没有真的逼着张佳乐去裸奔。

甚好,肾好。

黄少天如是想。

————

“……”

张新杰睁开眼看了一下床头柜上的电子闹钟,那屏幕上清清楚楚显示着时间,3:08。

他面无表情地从床上坐起来,回想了一下刚才那个乱七八糟莫名其妙的关于黄少天张佳乐喻文州的梦,一时间竟有些迷茫,不知道应该把它算作是普通的离奇梦境还是把它算作噩梦。

他闭了闭眼睛,确认自己已经怎么也睡不着了,于是拿过枕头边上的手机,打开微信发了一条朋友圈。

————

(10:14)张新杰发布新动态:

我日。

————

韩文清中午出训练室时打开手机冷不丁看到这条提示,整个人歪过去一头撞到了门框上。

他怀疑自己在做梦。



(完)

  1. 秃毛狐狸咕叽咕叽秃毛狐狸咕叽咕叽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长烟一空。
    嘎嘎嘎嘎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