秃毛狐狸咕叽咕叽

咸鱼。

 

【纳特西亚】爱情谬论


她站在黑暗里,隔着几米远对我说:“你为什么还在这里?”

我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说什么好。

她沉默地看着我。

我想了很久,终于从喉咙里挤出来一句话:“可是,除了你的身边,我不知道我还能去哪。”

她笑起来,温柔地说:“那你就去死吧。”

我愣了一下,问她:“为什么呀?” 她眯起眼睛看着我,继续温柔地笑:“因为我厌烦你了呀。” 如此一来我便知晓了她的意思,于是转身跃下了楼顶。

我跳下去的时候看见她哭了起来,泪水顺着脸颊在空气中流淌。她大声叫着我的名字,从楼顶向我探出手。我面无表情地看着她,却并没有向她伸手。我听见自己嘶哑的声音从喉咙里挤出来,仿佛来自天外。

我说:“别哭啦。”

下一秒我的身体重重地砸在地上,鲜红的血液从摔烂了的四肢和内脏里流出,混合着红红白白的稠乎乎的脑浆在地上溅开。于是我闭上了眼。

可这究竟是谁的错呢?我的灵魂徘徊在尸体上方久久不愿离去。我想或许她并不想要我走,只是我会错意了;或许她是喜欢我的,只是我看不出来;或许她说的是气话,只是我没有给她解释的机会;或许……

我站在自己的尸体旁边,一回头就看见她和另一个女孩手拉着手走了过来。我下意识地想让路,可她们穿过了我的灵魂继续向前走。

——并且,她没有在我的尸体旁停下脚步。

我看着她走远,她身边的女孩蹦蹦跳跳的,就像当初的我一样。

我感到胸口有种难以忍受的痛苦感。我低头一看,发现我尸体的心脏部位开了一个大洞,黑黑的就像要把人吸进去一样。我摸了摸灵魂的胸口,发现那里已经有了龟裂的纹路,以心脏为中心向周围扩展开来。

我仰起脸,灵魂彻底消散,化作一片虚无。

我睁开眼,看见她的脸。我四下里看了看,发现我还站在那个楼顶,靠着栏杆,而她站在我面前哭得停不下来。

她哭着说:“我错了,别走。我爱你。”

我看了看她,转身又一次跳了下去。

我的整个身体砸在了地上,立刻死去;我的灵魂冷漠地看着她从楼上以最快的速度冲了下来,跪在我的尸体前痛哭。

然后我的灵魂捡起地上锋利的玻璃碎片刺入胸口。我的灵魂闭上眼睛渐渐消散,我的尸体闭上眼睛停止了呼吸。

于是我连着我的意识一起沉入了下一个梦境里。

——并且再也不愿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