秃毛狐狸咕叽咕叽

咸鱼。

 

【王乔圣诞/白羊座】今年的王杰希也依旧没有说出口呢

☆是一个相当滥俗的狗血套路故事。

☆现代架空设定。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甚至还觉得自己写得很烂。可是你就算觉得我写得烂也不许骂我,不然我就哭哭,我就耍赖,我就呜哇哇哇哇哇要亲亲抱抱。



正文




01
        王宝宝和乔宝宝出生在同一条街上。

        王家和乔家是世交。王宝宝比乔宝宝大两岁,所以乔宝宝出生后,两家的大人们都对王宝宝说:杰希呀,你是哥哥,你要照顾好一帆弟弟。

       时年两岁的王宝宝不明所以地点着头。他扒在乔宝宝的摇篮旁边看了半天,乔宝宝咬着手指睡得正香。王宝宝伸出手戳了戳乔宝宝的脸蛋儿,用的劲儿有点大,所以把乔宝宝弄醒了。乔宝宝眼睛都还没睁开就张着嘴巴要哭,王宝宝慌了神,赶紧把自己的手指头伸过去塞进了乔宝宝沾满口水的手心里,试图阻止他。乔宝宝愣了一下,睁开眼睛,两只黑漆漆的眼睛就跟王宝宝的双眼对上了。王宝宝被这双眼睛看得丢了魂儿,呆呆地扒在摇篮边上跟他对视。乔宝宝连哭都忘了,只知道把手里的那根手指握住,张大的嘴里几乎滴出口水。乔妈妈跟王妈妈说完话一回头就看见两个宝宝对视的场景,忍不住笑了起来。她走过去擦了一下乔宝宝嘴边几滴不受控制的口水,把王宝宝的手轻轻拉开,刚打算说点什么就听见乔宝宝嗷的一声哭了。乔妈妈吓了一跳,定睛一看,发现乔宝宝正挥舞着小短腿小短手往王宝宝站的方向挣扎,一边哭一边啊啊地叫着。王宝宝鬼使神差地就把自己的手指再次奉上,乔宝宝握住他伸过来的手指又抽噎了几下,过了一会儿就睡着了。

        王妈妈和乔妈妈都惊了,随后都笑着对王宝宝说:“一帆弟弟好喜欢你的呀,你要好好照顾他。”

        王宝宝看了看摇篮里握着自己手指睡得昏天黑地的乔宝宝,似懂非懂地又点了点头。


02
        王宝宝长到六岁的时候,上了小学。既然上了小学,那就不能叫他王宝宝了,而应该叫王小朋友。

        可是乔宝宝还没有上小学,因为他只有四岁,所以暂时还是叫他乔宝宝。

        乔宝宝很喜欢吃甜的,可是糖吃多了会生蛀牙,所以乔妈妈不许他多吃,只允许他一周吃一次糖。起初乔宝宝不是很满意这个决定,他委屈巴巴地拽着妈妈的衣角吧嗒吧嗒直掉眼泪,试图用眼泪攻克敌人。乔宝宝的眼睛又大又黑,他哭的时候不会像小时候那样扯着嗓子大哭,而是安静地站在那里看着你,然后悄无声息地掉眼泪。他的眼眶里闪着泪花时简直没谁能忍心放任他一个人哭,而都会心疼地抱着他哄。这一招屡试不爽,可是乔妈妈早就知道乔宝宝眼泪攻击的威力,所以她扭过头去不看他。乔宝宝一直掉眼泪,妈妈一直不理他,可是王小朋友受不了了。他看着乔宝宝哭真是心疼坏了,但是他又知道向乔妈妈求情没用,所以他只能过去哄乔宝宝说,一帆不哭,你答应阿姨的话,以后每周哥哥都带你去买糖。乔宝宝一听直接撒开拽着乔妈妈衣服的小手,转而扑到王小朋友怀里嗯了一声,于是这事儿就这么定下了。

        王小朋友的两只眼睛不大对称,左边那只比右边那只稍大一些,为此他被同龄的小朋友们嘲笑过无数次。他很不高兴,因为他也不希望自己的眼睛长得不一样大,他觉得自己不应该被这样嘲笑,可是别的小朋友们不这么想。在那个年纪,孩子们所有应有的天真和无知如果没有受到正确的指导,就都会被人性本身所拥有的近乎冷漠的残酷所取代。小朋友们觉得和大家不一样的东西就是异类,就是不好的,所以他们都不喜欢和王小朋友一起玩。他们嘲笑王小朋友,当着他的面拿他的眼睛取笑他,捉弄他,甚至欺负他。王小朋友非常委屈,他明明什么也没有做,可却成了小朋友们里被欺负得最多的一个,他不明白这是为什么。但是,虽然是这样,但是由于王小朋友家的引导教育做得很不错,所以王小朋友一直没有什么负面情绪,只觉得只要这些小朋友没有触及到什么他在意的方面就没有问题。

        可是有一天发生了一个意外。

        那天是一个晴天,王小朋友带着乔宝宝去街的另一边买麦芽糖吃。乔宝宝一直很喜欢那里的一家百货店,店主是一个南方的老婆婆,会做很好吃的桂花糕。她很喜欢王小朋友和乔宝宝,每次王小朋友带着乔宝宝来买糖时她都会往王小朋友和乔宝宝手里各塞一块桂花糕,那天也不例外。王小朋友一只手拿着自己和乔宝宝的桂花糕,一只手牵着乔宝宝:乔宝宝一只手牵着王小朋友,另一只手抓着糖傻笑。乔宝宝不舍得吃,王小朋友就说可以回家再吃。他们两个走呀走呀,突然几个小朋友拦在他们面前不让他们走了。王小朋友认出来他们是在学校经常捉弄他的那几个人,抓紧了乔宝宝的手就想绕开他们,可是他们不让他走,还抢走了乔宝宝手里的糖。为首的小朋友说:“王杰希,你长得这么奇怪,凭什么吃糖?”王小朋友生气了,指着他说:“把糖还回来,你管不着我!”那几个小朋友都笑了起来。他们从口袋里掏出小石头往王小朋友和乔宝宝身上砸,一边砸一边喊着不知道谁编的顺口溜:“王杰希,怪眼睛,一大一小没出息;别来学校假装学习,快和你的小媳妇买糖去!”

        王小朋友气得浑身发抖。王爸爸教过他君子动口不动手,也教过他人若犯我我必犯人,这要是放平常他早就甩开膀子跟人家干起架来了,可是眼下乔宝宝还在,他要是不护着他,乔宝宝一定会受伤的。于是他咬了咬牙,转过身去把乔宝宝护在怀里。可是那小石头一个一个密密麻麻的,他还没来得及挡住乔宝宝就有几块小石头飞过来把乔宝宝的头砸破了。乔宝宝疼得尖叫了一声,哭喊道:“杰希哥哥——”

        那一瞬间王小朋友直接跳起来,冲过去就揪住了其中一个小朋友,伸手就是一阵狂捶。小朋友们从没有跟王小朋友打过架,也没有料到他打起架来是这么个不要命的样子,都被他吓到了。王小朋友瞪着眼睛,一会儿往这个人身上来一拳,一会儿往那个人身上踹一脚,动作灵活极了。不一会儿那几个小朋友全都哭着作鸟兽散,王小朋友赶紧回过头去看乔宝宝。乔宝宝哭得抽抽噎噎的,见他一过来就过去抱着他哭道:“哥哥我错了,我以后不吃糖了,你疼不疼,对不起,呜……”边哭还边抱着他的右手亲了亲说:“疼不疼,亲亲就不疼了,哥哥你疼不疼呀,疼的话我多亲几下,呜呜呜……”

        王小朋友差点没被乔宝宝软软的亲亲萌死。他被乔宝宝抱着额头亲亲的时候晕晕乎乎地想,这一架打得太值了,这应该就是爸爸说的等价交换了吧。


03
        王小朋友对让乔宝宝受伤这件事感到十分愧疚。

        他问乔宝宝:我的大小眼是不是真的很奇怪啊?

        乔宝宝一把抱住他:哥哥明明就是因为眼睛太好看了才会被别人嫉妒!

         王小朋友又问:那一帆喜欢我的眼睛吗?

        乔宝宝用力点头:喜欢,最喜欢了,不管是哥哥的眼睛还是哥哥我都喜欢!

        王小朋友受到暴击。


04
        终于乔宝宝也上了小学,变成了乔小朋友。

        乔小朋友四年级结束的那个夏天,王小朋友升上了初中,成为了王同学。这就很不好,因为初中在街的最南边儿,而小学在初中的最北头,他们家都在街的最中间,这样一来乔小朋友就没法和王同学一起回家了。于是乔小朋友想了又想,终于在开学的前一天晚上想到了办法。他跑到隔壁王同学家敲门,王妈妈给他开了门,他一溜烟跑到王同学房间里对正在收拾书包一脸懵逼的王同学说:“以后我放学就去等哥哥一起回家!”

        王同学感动坏了。


05
        上了初中的王同学渐渐变得稳重起来。

        他的成绩一直很好,年级第一从初一一直当到初三。王同学长得其实很好看,整张脸上除了大小不太一样的眼睛外再也挑不出什么毛病。这样的一张脸,再加上成熟稳重的作风和优异的成绩,使得年级里许多女同学芳心暗许。然而王同学本人对此却没什么自觉,自从乔小朋友也升上初中变成乔同学之后,他们又能一起上学一起回家了。乔同学所在的初一在王同学所在的初三楼下,每天放学之后乔同学都会站在一楼的楼梯口等王同学下来。可是某天乔同学在楼梯口等了半天也不见王同学下楼来,终于按捺不住打算上楼瞧瞧,王同学却在这时候下楼来了。他高兴地上前去打算叫王同学,突然看见王同学还拉着一个女生。他有些疑惑地看向王同学,王同学咳了一声道:“一帆,久等了。这是我们班上的同学,刚刚她向我告白,我答应了……目前她是我的女朋友。”

        女朋友。

        乔同学如遭五雷轰顶,愣在原地。

        女同学羞涩地抬起脸看了他一眼,向他走过去然后伸出手:“你好,你就是杰希说的弟弟一帆吧,我……”

        她话还没说完,乔同学啪的一巴掌打开她伸过来的手,扭头就跑。王同学在后面叫了他好几声他都没理,头也不回地一个人跑远了。

        女同学和王同学面面相觑。王同学看了看眼泪汪汪的女同学,又看了看光速跑走的乔同学,头一次对自己的决定感到迷茫和后悔。


06
        乔同学自那之后再也没等王同学一起走过。

        王同学原本想着他可能只是对自己交了女朋友这件事感到震惊,睡一觉就好了,可是没想到第二天他和女同学一起下楼的时候没看到乔同学。他以为乔同学的班拖堂了,于是就带着女同学去乔同学的教室看。教室里还有几个做值日的学生,他们看到王同学就告诉他说:“乔一帆已经走了啊,和高英杰一起走的,一放学就走了。”

        王同学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回到家之后王同学去敲乔同学家的门,结果来开门的是他在学校奥赛班认识的天才学弟高同学。高同学看见他时愣了一下,还没来得及说话,后面的乔同学就问是谁来了。高同学不知道应该怎么说,支支吾吾的应了几声。王同学面无表情地看了看他,说:“没事,我走了。”

        然后他就转身回了自己家。

        乔同学走到门口,莫名其妙地看着愣在门口的高同学,然后伸手把他拽回来:“怎么的啊,站这儿当盐柱呢吗?”

        高同学答非所问:“刚才是王杰希学长来了……”

        乔同学关门的动作顿了顿,随后嗯了一声,把门关上了。

        “别管他,咱们继续写作业。”乔同学攥紧了拳头说。


07
        乔同学连续很多天都没有去等王同学下课,而是跟高同学一起走。王同学几次来他的班里找过他,可是要么乔同学去上厕所了,要么和高同学去操场了,总之王同学在学校死活找不到他人。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们俩这是闹矛盾了,王妈妈和乔妈妈都问过他们怎么回事儿,可是王同学觉得自己没做错什么,是乔同学太敏感,而乔同学则是避之不谈,怎么都不愿意去找王同学。两家妈妈都很愁,这两个孩子从小就一起长大,感情好得不得了,能有什么事会让他们不愿意讲话啊?她们想破了脑袋也没想明白。一来二去的,她们觉得毕竟是小孩子自己的事情,那还是把这个事情留给他们自己解决吧。

        其实王同学一直都知道乔同学是因为自己交了女朋友而生气的,可是他觉得这没什么大不了的,想等乔同学自己接受事实了之后再去和他交涉,一帆毕竟跟他那么亲。可是他没想到乔同学这么倔,日子过啊过啊,从春天到了夏天,还没等到这一天,这件事就戛然而止了。


08
        王同学被保送重点高中的那个夏天,乔家一家子搬走了。

        保送通知书发到王同学手上的那天,王同学刚和同班的女同学分了手——理由是王同学根本不会谈恋爱,把恋爱谈得像带孩子,于是女同学觉得跟他谈恋爱还不如跟自己妈妈谈恋爱,所以就分了。王同学倒是没什么感觉,他觉得谈恋爱这种事也不急着一时,所以很平静地分了手。

        他拿着通知书回到家里时,突然看见隔壁乔家的大门开着,还有很多不认识的人在进进出出。他有些紧张地过去想一探究竟时他妈妈突然和乔妈妈一起从屋里出来,两人还擦着眼泪。

        乔妈妈看到他,强笑着说:一帆今天早上和他爸爸坐车先走了,一会儿他爸爸就来接我了。

        王同学有些懵懵的:“什么走了,什么早上?”

        王妈妈有些惊讶地看着他:“一帆没跟你说吗,他们家要搬去杭州了啊。”

        王同学摇了摇头。

        乔妈妈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口袋里掏出来一个小盒子,走过去把它递给王同学。

        “一帆让我给你的。” 她说,“拿着吧,以后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了。”

        王同学把它接了过来。


09
        向乔妈妈告了别,并表示晚上回来送她之后,王同学回了家里,坐到书桌前面打开那个小盒子。那盒子里面是一个银制的星座形状吊坠,一面刻着这个星座的英文,另一面则是光滑的平面。

        他仔细看了看那个英文单词,小声念道:“A……Aries……”

        是白羊座。

        王同学有些恍惚地看向书架上放着的一张照片,那是他和乔同学在小学参加天文夏令营的时候拍的。当时他们讨论到自己最喜欢的星座,还是乔小朋友的乔同学说最喜欢白羊座,因为他希望王同学能像白羊座代表的品质一样,一直保持着最初的纯真和勇敢。王同学当时还笑他说话老气横秋的,然后又说自己希望乔同学也能这样。

        王同学想着想着,突然就有点鼻子发酸。


10
        王同学顺利升上了省重点高中,并在那里继续自己的优等生生涯。起初的两年对于他来说不太好过,因为他总是习惯不了没有乔同学一起的日子。后来到了高三,初中时一个奥赛班的小学弟高同学后来也升上了这所高中,并进入了王同学负责的提前班。他知道高同学和乔同学是很好的朋友,所以王同学偶尔也会旁敲侧击地从高同学嘴里打听一点乔同学的近况。

        升上高中之后王妈妈经常说王同学似乎变得比以前更深沉了,王爸爸则觉得男孩子就应该这样,稳重点好。王同学对此毫无自觉,只觉得自己和原来一样,没什么变化。乔同学临走前送他的那个吊坠他一直戴在脖子上,没有摘下来过。随着渐渐长大,他对人际关系的处理愈发感到厌倦。对于他来说,人际关系只是人类为了弥补自身缺憾而进行的交际活动。这倒不是他装逼,只是他觉得为了融入集体而做的努力非常之无用。于是他日复一日地埋首于竞赛题目中,却不知道自己已经悄悄吸引了一波仰慕他的人。

        有些人总能在不知不觉中吸引过来很多跟随者,这大概也是一种天赋吧。


11
        后来王同学上了一所国内一流的大学,读完研究生之后一边读博士一边带学生,一边还带着几个研究课题,变成了王老师。王老师非常受学生欢迎,但是很奇怪的是,不少人提起他时总会在赞美之后加上一句:“——他就像一个爹一样。”这是个非常莫名其妙的评价,但是王老师泰然自若地收下了。

        王老师带课题的第四年,遇到了一个应邀来给钢琴专业的学生上课的熟人。

        这个人姓乔,是个钢琴专业的博士生。

        他们在走廊上偶遇的时候,王老师死死盯着他,一字一顿地念出了他的名字。

        “——乔、一、帆。”

        王老师眯眼看着不知所措的乔同学,眼神不善。


12
        后来王老师发现乔同学已经不是乔同学,而应该是乔先生。乔先生去年刚在某个国际钢琴比赛里得了金奖,回国后更是炙手可热。他在杭州的一所大学里当了挂名教授,偶尔去学校上上课,更多的时候还是在世界巡演或是练习新曲子。

        是时候约出来谈一谈了。王老师想。


13
        王老师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乔先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一帆,你……”他斟酌了很久,才慢慢开口,“这么多年……过得好吗?”

        该死,标准没话找话。王老师话一出口就恨不得抽自己一耳光。怎么可能过得不好,没看见乔先生现在小日子过得滋润很的吗!说不定这几年早就把自己抛在脑后想都没想起来过!他胡乱地想着,这时乔先生开口了。

        “一点也不好。”乔先生说,语气里带着一丝委屈。王老师听在耳朵里突然找到了一丝熟悉感。他隐隐想起多年以前还在小学的时候,有一年三月乔小朋友跟着乔爸爸回了趟老家,一周没有见到。后来等他回来之后自己问他过得怎么样,那时一年级的乔小朋友软软地回答:“一点也不好。”

        那时候自己是怎么安慰他的来着……?

        王老师思索半天,顺着大脑给出的指示,像记忆里一样伸出了手,拍了拍乔先生的头。

        “乖,”他说,“既然回到我这里来了,就都会好了。”

        乔先生愣住,随后冲着王老师露出了一个和他记忆中如出一辙的笑容。

        “好!”

        乔先生笑着说,那张脸上就像散发着光芒。


14
        进入科学院工作的王先生给正在欧洲巡演的乔先生发了一条消息:圣诞快乐。

        乔先生在酒店里回复道:Merry Christmas☆

        王先生坐在沙发上笑了起来。他翻着输入法的符号栏,给乔先生发了一个颜表情:(☆´3`)(*'ε`*)

        乔先生的消息很快回了过来:以鹅,你怎么还学会用这个了!

        王先生笑倒。他打字:跟你学的,很可爱。

        乔先生这次也回了个颜表情:(*´艸`)

        王先生对着手机发呆,过了一会儿他看了一眼日历,开始自我安慰:没关系,不着急,已经是平安夜了,大不了等明天再说,实在不行就明年圣诞节再说。

        这么想着,他打开手机备忘录,在置顶的那条备忘录里把“12月24日”改成了“12月25日(或明年12月24日)”。他看了看编辑之后的备忘录,笑着叹了口气,然后又给乔先生发消息:我睡了,晚安。辛苦了。

        想了想他又加了一句话,但是刚发出去就又撤回了。

        那边的乔先生一头雾水地问:撤回什么了,怎么了?

        王先生飞速答话:没,打错字了。

        乔先生将信将疑:哦,那晚安!

        王先生回了个睡觉的表情,随后就转身回了卧室。

        他躺在床上,右手紧紧握着胸口的吊坠,闭上了眼睛。


15
        重新编辑的那条备忘录变成了这样:

        “12月25日(或明年12月24日)对一帆说




















































        我喜欢你。”



END.

  1. 秃毛狐狸咕叽咕叽秃毛狐狸咕叽咕叽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长烟一空。
    嘎嘎嘎